应对舒兰疫情国家卫健委、吉林省、吉林市均已成立指导组


吉林舒兰新冠肺炎聚集性疫情传播链持续蔓延:截至5月12日24时,该传播链感染的确诊病例已有22人,367名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接受隔离。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在此次聚集性疫情暴发的中心区域舒兰市,国家卫健委、吉林省、吉林市均已派出了工作指导组。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王广发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这起餐馆的聚集性疫情,意味着已经出现了二代病例,意味着社区传播,但这只是散发、零星的,并非持续、不可溯源的社区传播。未来只要没发生持续的社区传播,北京此轮疫情就能尽快得以控制住。

5月7日,此次聚集性疫情传播链中的首名患者——舒兰市公安局一名45岁洗衣女工确诊,该病例当时也打破了吉林省73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的记录。

昨天有自媒体报道称,北京疫情病毒可追溯至三、四月份的欧洲新冠病毒谱系,而不是近期的欧洲新冠病毒谱系。“这意味着,如果是输入性病例,可能不是近期由国外传播至国内的。”由此有专家初步推断,新冠病毒此前在国内有一个隐性的人传人传播链,经过全国各地物流、人流汇集的北京新发地农贸市场,(病毒)污染市场后,再传人,形成规模性爆发。因此通过进口冷链传入可能性降低。对于这样的说法,吴尊友回复《中国新闻周刊》时予以了否认,称并没有这种说法。

在吉林省政府新闻办5月11日于舒兰市召开的视频新闻发布会上,省政府副秘书长、省疫情防控工作指导组组长高材林介绍称,5月8日,副省长、省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安立佳同志带领卫生、公安、疾控部门负责同志第一时间赶赴舒兰市,实地督导疫情防控工作。省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成立了由高材林任组长的省疫情防控工作指导组连夜赶赴舒兰。

(6月13日下午,北京海淀区甘家口街道社区居民在四季青检测点进行核酸检测。图/本刊记者 田昊 摄)

在今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庞星火还介绍说,截至6月17日24时,北京市共报告8起与新发地市场相关的聚集性疫情。庞星火说,有一家餐馆,共有员工7人,其中2人为厨师,1人为采购兼厨师,1人配菜兼收货,3人为服务员。这7名员工每日的活动范围相对固定,每日9时至22时都在餐厅工作,剩余时间在同一住所居住休息。其中一人邓某某为该餐馆采购员兼厨师,负责到新发地市场进行采购,其余6人均未到过新发地市场,但与采购员邓某某和采自新发地市场的物品有密切接触。截至6月17日,邓某某所在餐厅的全部7名员工均诊断为确诊病例。这起疫情涉及的7例病例不仅在相同场所工作,而且居住在同一住所,日常接触频繁,经研判这是一起因接触去过新发地市场的人员及购自该市场的物品而引发的聚集性疫情。

吉林省疫情防控工作指导组还专门成立了漏洞排查组,发挥专业能力和技术优势,指导吉林市、舒兰市全面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回头看”,全面排查入境管理、社区(村屯)防控、核酸检测、重点场所重点部位防控措施落实情况,确保找准问题、补齐短板。

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在发布会上通报,6月17日0时至24时,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21例、疑似病例3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新增21例病例中,男性7例,女性14例;北京户籍3例,外省户籍18例;丰台区14例、大兴区6例、海淀区1例;临床分型轻型5例,普通型16例,确诊病例均与新发地市场有关联。

吴尊友解释说,每天新诊断报告病例不等于新的感染者,对发病时间分析可知,大部分在几天以前就出现发病症状,从感染到发病还有一段时间,昨天的21个人都是在6月12日以前发生的感染。如果把病人发病时间做一个曲线,高峰发生在6月13日。吴尊友称,北京市疫情控制住并不意味着明天没有病人报告,而是说这些病例都是对既往感染病例的发现,不是新感染的病例,病例数会越来越少。吴尊友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复称,目前虽然不能说百分百找到感染病例,但通过流行病学调查,人员之间的联系,95%的病例已经找到。

吉林省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派出多名疾控专家,与吉林市、舒兰市的疾控骨干整合编组,分成7个流调小组,利用流行病学调查、大数据等多种手段,按照流行病学调查的规则和流程,对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展开全方位流行病学调查。

5月13日,吉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吉林市疫情防控第二场新闻发布会,吉林市副市长盖东平称,吉林市成立了吉林市应对舒兰突发疫情领导小组和城区巡回指导组,建立工作机制。市委书记王庭凯、市长贺志亮分别坐镇舒兰市和吉林市城区,统筹指挥调度,全力组织防控工作。

从6月11日以来,每日新增报告确诊病例依次为1例、6例、36例、36例、27例、31例、21例,从11日至17日,北京累计报告本地新增确诊病例158例。

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也在5月12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确认,国家卫健委已向吉林舒兰派出工作组,会同当地做好医疗救治和流行病学调查等工作。

次日,吉林省成立了省疫情防控工作指导组,派往舒兰。

北京市疾控中心和中国疾控中心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市场很多地方进行环境采样,采样的结果和病例结果放在一起分析,污染比较严重的地方还是水产和牛羊肉大厅。吴尊友称,去年年底,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第一个爆发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当时怀疑市场卖野生动物,矛头指向了野生动物,因为那个市场野生动物和海鲜在一起。北京的调查结果联系到武汉的结果,为我们揭开谜底提供了方向。初步分析,卖海鲜温度低,湿度大,有可能适合病毒存活。至于为什么这里会成为传播中心,还需要进一步分析。

而国家卫生健康委向舒兰派出的工作组则于5月10日抵达。当天,吉林省卫健委通报新增了11例本土确诊病例、2例无症状感染者。

对于为什么在北京56天零病例后,又发生了新的疫情,为什么起源于新发地这样的批发市场?对此,吴尊友解释说,将新发地的工作人员按照职业分类,卖水产感染的人数相对比较多,其次是卖牛羊肉的。从病人的诊断报告时间、发病时间来看,卖水产一类的工作人员发病时间要早。

同时,由长春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冷向阳教授任组长的专家组,带领相关专家赶赴舒兰,开展中医药防护和救治工作。吉大一院、二院专家组也相继赶赴吉林市迅速开展救治工作。

另据《吉林日报》报道,按照全国分区分级管理有关要求,吉林省疫情防控工作指导组及时制定了疫情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并制定了针对不同地点和场所的12条防控指南。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据《吉林日报》报道,国家卫健委赴东北三省疫情防控情况指导组和国家疾控中心流调专家已于5月10日抵达吉林市、舒兰市,正在指导当地开展工作。

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医学教授金冬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北京疫情控制住了”这种判断是根据流行病学知识做出的一种推断。从发病日期看,如果6月13号是高峰,因为现在北京市已经在全力防范,可能就会有效把传播链给阻断掉,但现在排查并没有完全结束,很难说到底这个疫情的传播曲线到底如何。

水产工作人员发病最多

95%的病例已经找到

与此同时,金冬雁认为,因为新冠病毒的传播存在超级传播者的概率,也就是说一个人传播给多个人,这种情况不是流行病学的统计能算出来和预测的,所以不能忽视个体感染者可能对整个传播曲线造成的影响。“现在我们应该积极地通过抗体检测、核酸检测等手段把这些问题搞清楚,不要盲目乐观。”

此外,吉林市也已成立了应对舒兰突发疫情领导小组,市委书记王庭凯赶赴舒兰坐镇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