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要干掉对方到主动低头黄光裕还未归来国美先与京东交好


影视作品中,总有这样的剧情:原本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会在若干年后一笑泯恩仇,变成并肩作战的好兄弟。这一前一后的落差,往往让人猝不及防。

如今在现实生活中,真的有这样的戏码在上演!

炮火连天,来势汹汹,足以见得国美要把价格战进行到底。当然,作为在家电领域玩得风生水起的佼佼者,在国美与京东之间的战争中,还有苏宁也在旁边虎视眈眈,也就是后来被网友称之为的家电”三国杀”。

这样的打法在2014年,依然清晰可见。彼时国美电器总裁王俊洲、牟贵先发了内部邮件表示,国美线上线下价格要低于京东,如果那个体系价格高于京东三次的,直接卷铺盖走人。

这次疫情的到来,让我们看到电商的重要性。其实回顾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其实新零售的作用一直都在凸显。懂得审时度势的人,早就干起了线上线下融合。所以,国美入驻京东,或许是一次双赢的结果。

至此,国美也就进入了第三个阶段,也就是发力电商和大打价格战。

其二,反哺线下,双线开花。

移动市场的激烈竞争促使和记黄埔于2018年12月与Etisalat Lanka合并,更名为和黄,成为该国第三大运营商。

让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黄光裕为首的大股东与昔日爱将陈晓之间的控股权之争。在黄光裕入狱之后,陈晓担任董事长,引入贝恩资本,主张将黄光裕的股份从超过90%稀释到32%,原因是为了避免公司资金断流。但在黄光裕一方看来,陈晓却是有稀薄黄光裕股份,掌握大权的嫌疑。

一方面京东可以发挥新零售经验,帮助国美打开全渠道发展;另一方面,国美本来就是在线下有运营经验,也就意味着两者能优势互补。当然,京东是否会在这方面用到国美,那另说了。

回到国美最初的起点,一切都欣欣向荣。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究竟哪个才是真相,我们外人已经很难去探寻。反正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这场内斗持续到了2011年,最终以陈晓离职为结束。

比如,在2012年8月份之时,国美就宣布了要在全国700多家门店调整价格,直接击破网价,全线产品低于京东,欢迎消费者现场比价。甚至是如果高于网上的定价,国美会及时调整价格,保证最低。彼时,担任北京国美分公司总经理刘永刚就表示了,国美大搞价格战的目的,就是为了干掉京东。

国美本身虽然是有自己的官方网站商城,但对比京东深耕线上已久,用户基础肯定没有京东强大。选择到京东上开店,显然会有更多的曝光率,获得巨大的流量。简单理解,就是背靠京东这棵大树,好乘凉。尤其是京东在物流这方便有巨大优势,对于大家电产品的安装和运输都更加得心应手。

在过去的六年中,由于在线视频使用量的增加以及支持LTE的智能手机的价格下降,斯里兰卡的移动宽带渗透率有了非常强劲的增长。但是,市场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其渗透率远低于大多数其他亚洲发达国家。至少在未来五年内,预计会出现强劲增长。

目前只要打开京东APP首页,点击“家用电器”按钮进入,我们就能看到“国美官方入驻”的海报为例其中,一句”全场满减,最高省500元“着实让人心动。

根据该报告,斯里兰卡政府投资委员会支持电信业的发展。其2018年和2019年批准的资金为网络扩展以及对移动和固定宽带基础设施的升级提供了大量投资。

然而,尽管基数较低,但市场在过去几年中发展良好,并且得到了提供捆绑服务产品(包括移动,固定宽带和视频内容)的两家主要电信公司的支持。光纤和LTE网络的不断扩展以及对5G的不断增长的投资为整个电信行业提供了支持。

现在在往国美官微上看一圈,比价的微博还可看见,彷佛隔着屏幕就能感受到浓浓火药味。

详见的,可以看到国美的市场份额正在萎缩。以2018年为例,国美家电全渠道市场份额为7%,但是线上份额仅有3.5%。

关系差到什么地步呢?

根据国美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营收为343.33亿元,与2018年同期基本持平了。表明了国美对比往年,并没有向前走多少步。在这样的情况下,国美肯定是需要打破这一平衡,快速获客。显然,大力搞电商会是是不错的选择。

可见,尽管是昔日老对手,但在合作后,也可能锦上添花。

或许我们要从国美的那些年中探寻。

1986年,当马云和刘强东还在学校念书的时候,17岁的黄光裕就已经跟着哥哥在北京闯荡,在北京前门的珠市口东大街盘下了一个只有100平米的小店,这其实正是国美的前身。不过一开始这个店并不是卖电器的,而是卖衣服。

也不知道是男生天生偏爱电器的属性,又或者是服装生意不好做,反正在1987年之时,“国美电器店”正式挂牌。这只是个开始,白手起家的黄光裕很快发挥出了他商业奇才的本领—-坚持薄利多销、开连锁店、报纸营销等,在当时来看,都是非常新奇的操作。

和宜家3月10日在天猫开了旗舰店前后的脚步,就在近日,国美官方旗舰店正式入驻了京东,据说国美线下的产品也将同步到该旗舰店销售。

这巨大反差的转变,国美到底经历了什么?

彼时,做电商的益处已经在凸显,一如京东扶摇之上。而国美也很早就开始布局自己的电商网站,但在线下起家,重心也没有一下子转移到线上,也就错过了抢夺线上流量入口的最佳视机。再加上此前内斗损耗太多,国美的美好时光一去不复返。

拿回那些年错过的时光

即然双方都把恩怨随风去,那就期待国美在京东的帮助下,找回错失的那些美好时光!

其一,是凿入深刻的电商基因,更快获客。

表面上而言,国美是曾经的线下电器零售大佬,创始人曾经四次问鼎国内首富宝座,京东是电商江湖的翘楚。在线上线下高度融合的今天,无论是横着看还是竖着看,国美入驻京东都有着很大的想象空间。但魔幻的地方在于,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双方都视对方为眼中钉,肉中刺。

由此可见,国美此番低头向京东,何尝不是一次寻找突破口的转变。

Paul Budde通信公司关于斯里兰卡的重点报告概述了电信市场的主要发展和关键方面。

与国美相反的步伐,京东近年来开始重视线下的发展,比如,去年开始,京东有一个“再造线下京东家电”的战略,在一二线城市内建立起超级体验店,并且都是五万平方米起步。说白了,就是和国美大卖场一个道理。

斯里兰卡的固定宽带普及率仍然很低,部分原因是固网基础设施不佳,另一部分是移动平台的主导地位。

总之,在那段时间里,与京东正面刚似乎成为了国美的底色,尽管最后谁输谁赢还没有个定论。反倒是近两年来看,国美的战线有所收缩,大打价格战不再是它的标配,尤其是到了今天,还与京东拥抱。

同为电器3C品类起步,国美和京东一个在线上,一个在线下,不免会受到冲突,这种摩擦在各家都着力于拿到移动互联网船票之时,越发明显,于是为了获客,大家都采用了最粗暴的打法,也就是我们喜闻乐见的价格战。谁更便宜,谁就更胜一筹。

可惜风光没有多久,2008年之时,黄光裕就因为涉嫌经济犯罪入狱。一时群龙无首,国美也迎来转折点,那段时间也就陷入了内乱的状态。

也正是这些出其不意的打法,仅用了很多时间,就让国美在市场上站稳脚根,更是更为叱咤风云的电器巨头。比如,在北京范围内,国美从一家开到十几家,很快就冲向全国市场,开店速度无人能敌。到了2004年,国美还在香港上市,还获得当年百富人气榜和品牌影响力企业第二名。

所谓芝麻开花节节高,往后的日子里,一边是国美不断并购其他零售企业,一边是不断扩展新业务,两边齐齐发力的情况下,国美影响力急剧飙升,要问那个时候,是鲜少有人不知道国美的。有人就统计过了,在2004年到2008年里,黄光裕多次登上了胡润富豪榜和福布斯富豪榜首富的位置。一时风头无两。